人民日报悦读:幸福的背后总有开关

www.w11.com

2018-10-07

  我小时候对汽水有一种特别奇妙的向往,原因不在汽水有什么好喝,而是由于喝不到。

我们家是有几十口人的大家族,小孩依序排行就有18个之多。

  喝汽水的时机有三种,一种是喜庆宴会,一种是过年的年夜饭,一种是庙会节庆。

即使有汽水,也总是不够喝。 到要喝汽水时好像进行一个隆重的仪式,18个杯子在桌上排成一列,依序各倒半杯,几乎喝一口就光了,然后大家舔舔嘴唇,觉得汽水的滋味真是鲜美。   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位堂兄快结婚了,我在他结婚的前一晚竟辗转反侧地失眠了。

我躺在床上暗暗地发愿:明天一定要汽水喝到饱,至少喝到呕气。 第二天我一直在庭院前窥探,看汽水送来了没有。 到上午9点多,看到杂货店的人送来几大箱的汽水,堆叠在一处。

  我飞也似的跑过去,提了两大瓶的黑松汽水,跑去家里唯一隐秘的地方。 打开两瓶汽水,以一种虔诚的心情,把汽水咕嘟咕嘟地往嘴里灌。 慢慢的,肚子有了动静,汽水的气从口鼻冒了出来,冒得我满眼都是泪水。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喝汽水喝到呕气更幸福的事了吧!”  我常记得添一碗热腾腾的白饭,浇一匙猪油、一匙酱油,坐在厅门的石阶前细细品味猪油拌饭的芳香,那每一粒米都充满了幸福的香气。

  有时这种幸福不是来自食物,而来自于自由自在地在田园中徜徉了一个下午。 有时幸福来自于看到萝卜田里留下来的做种的萝卜,开出一片宝蓝色的花。 有时幸福来自于家里的大狗突然生出一窝颜色都不一样的毛茸茸的小狗。

  生命原来不在于人的环境、人的地位、人所能享受的物质,而在于人的心灵如何与生活对应。

在生命里,人人都是有笑有泪;在生活中,人人都有幸福与烦恼,这是人间世界真实的相貌。

  (摘编自2月28日《广州日报》,原题为《幸福的开关》)。